冻拔

致力于理性、专业的视角绿色透镜
更新时间:2020-09-17 06:18 浏览:59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答:从反服贸风波到九合一选举再到反课纲,关心两岸关系的人都有一种挫折感,我们身在台湾,更是感到难过。两岸关系发展的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四个基础中,社会基础是最弱的一环,这种情况一直没有大的改观。尽管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路途多艰,但我们没有悲观的权利,也无须悲观。第一,大陆绝对有意愿、有决心巩固深化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第二,两岸政经实力差距日益扩大,台湾民众必须务实地面对现实生活,这使两岸经贸合作、人民往来停不下来,只能往前走。就拿年轻人来说,走上街头的多半还未进入社会,一旦面临就业等问题,就会发现,大陆像一个巨大的磁场,吸引力相当大,假以时日,一定会实现量变到质变。

  问:9月1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会见了前来参加纪念活动的连战等台湾各界代表人士并发表讲话,您也在座。对于连战先生此行,台湾岛内出现了一些杂音,现在也余音未了。您怎么看这些现象?

  答:30多年前,我许下过两个愿望,希望在有生之年,见到国家富强与两岸统一。对于第一个愿望,我一无贡献,却在2009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60周年的庆典上,作为台湾统派的代表之一,站在城楼上观看阅兵,与有荣焉、自豪之余不免惭愧。这次再度接到邀请上城楼观看阅兵,我感到惊喜,当然还是有些惭愧。阅兵那天,我们15位台湾客人登上城楼。虽然不是第一次观看阅兵,但这次有多国元首来共同观礼,又有多国军队来参阅,深深感受到中国真是泱泱大国,有此成就真不容易。而习主席在致词中一再表示中国决不会称霸,会与世界各国共同努力追求和平发展,最后又明确宣示要裁军30万人,以具体行动宣示追求和平的决心,希望能赢得各国、各地区及台湾方面善意的回应。

  台湾统派团体非常多,但大家对统一的模式及时间表可能有不同的意见,成员的成分和加入团体的动机也不同,统派的团结当然很重要,但我主张现阶段各统派团体进行议题上的合作,良性竞争,各自发展壮大,扩大社会能见度及影响力。目前统派年龄偏大,后继乏人,在学术领域和校园中难以与“独派”抗争。因此,培养青年人才、传承使命是当务之急。

  问:您卸任统盟主席后,又创办了《观察》杂志月刊。办杂志是您原来并不熟悉的领域,公开发行一本有政治色彩的杂志在台湾更是艰难,您作出这个决定基于什么样的考虑?

  杂志创刊至今,我始终以诚惶诚恐的心情编辑每一期刊物,很多文章我都要亲自查证资料,并改上好几遍。台湾想说话的人还挺多,大陆和海外作者投稿也十分踊跃。

  嘤其鸣矣,求其友声。我并不奢望靠着一本刊物扭转岛内政治生态。但我相信,越多的人因为《观察》加入我们,台湾就将有更多元、更自由、更讲理的探讨问题空间。

  无欲则刚。连先生此次不顾台湾岛内的纷纷扰扰,毅然决定到大陆参加抗战纪念活动。从2005年的国共“破冰之旅”到今天,他总在关键的时刻做出关键的决定。在这个世界上,做任何一件事都有人赞美,有人诋毁。不必计较一时一势,从长远的历史的角度看,连先生此行的重大意义会更加清晰。

  对话纪欣,倾听她的心路历程、观点政见,感受她在追求统一的道路上“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勇气与坚持。

  1979年4月,她第一次踏上大陆的土地,登上城楼,许下两个心愿:希望在有生之年看到国家富强,两岸统一。

  问:刚刚过去的9月3日,您再度登上城楼,观看纪念抗战胜利阅兵式。当时当刻,您的所思所感能与我们分享一下吗?

  她是纪欣,1952年生于高雄,祖籍江苏。1974年赴美留学,参与海外统一运动。在美取得法学博士学位并成为加州执业律师后,1988年回台定居,从事律师工作之余投身妇女运动和两岸问题研究。2003年,纪欣加入台湾首个公开主张和平统一的政治团体——中国统一联盟,2004年当选副主席。2009年,接任统盟主席,成为统盟创盟以来首位女性主席,以律师的严谨与理性、女性的温润与细腻,在一个政

友情链接:

公司地址:

监督热线: